博物馆灯光 - 采访Andreas Schulz 教授

 

由Andreas Schulz教授于1991年在德国波恩和柏林同时创建的灯光设计公司Licht Kunst Licht 至今已经参与并完成了六百多个国内和国际项目。在公司众多荣获国际灯光设计大奖的项目里,有不少是博物馆项目。近期,又一个由Licht Kunst Licht担任灯光设计的博物馆项目备受瞩目。LWL项目位于德国明斯特,是一个 艺术与文化博物馆。该项目经由Staab Architekten 建筑设计公司扩建,在2014年9月重新开业。在对Licht Kunst Licht 创始人、所有者Andreas Schulz 教授的采访中,他向我们解释了该项目灯光设计所遇到的挑战,同时也向我们介绍了公司其他一些博物馆项目。

 

LWL艺术与文化博物馆,明斯特

LWL Museum of Art and Culture, Münster

LWL Museum of Art and Culture, Münster

LWL Museum of Art and Culture, Münster

LWL Museum of Art and Culture, Münster

LWL Museum of Art and Culture, Münster

 

LICHT: 在您对LWL 艺术与文化博物馆的灯光设计中,Licht Kunst Licht (下文以LKL简写)着重通过光来引导参观者,由此形成了灯光在一层从大厅到展示厅的主旋律。在此灯光气氛的背后,设计概念是什么?

 

Prof. A. Schulz: 在公司所有的博物馆项目里,我们所追求的不仅是高品质的的灯光气氛,也同样重视具有功能性与节能性的灯光解决方案。大自然中,日光具有很大的力量。在LWL艺术与文化博物馆中,访客不仅可以在展示厅通过发光天花感受到自然光的气氛,在大厅区域,日光的结合也可以被充分的察觉。三层楼高的大厅由水平方向的玻璃覆盖,在玻璃下方,还有一层薄膜天花。当日光洒向博物馆,整个空间将会充满了光与影的意境。甚至在多云的天气里,博物馆室内与室外的光线气氛互动也完好无损。可以感知的光线的动态效果将会激起访客探索空间的兴趣。建筑的线条和光线的结合将引导访客走向十分显眼的中央楼梯,通往安装着我们定制天花条形灯带的上层展厅继续他们的空间体验。这个条形灯槽很好的隐藏了光源,在此同时也使楼梯表面有了明亮的灯光气氛。

 

LICHT: 我们注意到在展厅,公司采用了一种在之前博物馆照明中从未使用过的灯光解决方案...

 

Prof. A. Schulz: 我们选择通过背面打光的方式来照亮周围的天花面板。与人工光源结合的天花可以营造出一种和谐平静的顶部气氛,并且可以使展示墙呈现均匀的亮度。另外,我们又在天花拼接处安装了灯光轨道,聚光灯具可以自由的调节其位置,突出不同的展品。根据每一期展览的不同需求,背面打光的天花和灯轨聚光可以一同或分开单独呈现不同的空间气氛。在顶楼的中央,和其他展厅采用相同的灯光设计语言,五大块天光照明的天花面板加上灯轨聚光,根据自然光的实际情况,我们可以调节人工光进行配合,从而达到理想的照明效果。

 

 

阿伦斯霍普艺术博物馆,阿伦斯霍普

Ahrenshoop Museum of Art, Ahrenshoop

Ahrenshoop Museum of Art, Ahrenshoop

Ahrenshoop Museum of Art, Ahrenshoop

Ahrenshoop Museum of Art, Ahrenshoop

 

LICHT: 另一个由Staab Architekten担任建筑设计,由LKL担任灯光设计,可完全不同的项目是位于阿伦斯霍普的艺术展览馆。不同于LWL艺术与文化博物馆的是,这个展览馆的日光与人工光是从同一个空间入口进入的。这个灯光方案有什么挑战性吗?

 

Prof. A. Schulz: LWL艺术与文化博物馆是一个预算相对充足的大型项目。之前的区域被拆除并重新建立。这个项目我们跟进了有整整五年,这在博物馆项目中是不常见的。而在阿伦斯霍普的艺术展览馆则是一个相对小型的市政府项目,这里主要是一个为在当地和周围邻近的艺术部落中的艺术家展示他们的艺术品所设计的长久的固定的博物馆。由于这个项目的预算很少,留给灯光的预算则少之又少。因此,我们尽可能多的利用自然光来进行照明,从而减少人工光的使用。整体的天花结构和利用天光的设计理念是我们与建筑设计师紧密沟通配合的成果。在保证优质光效的前提下,我们对如何进行天光照明进行了大量试验,最终寻找到充分引入自然光的最佳照明气氛的解决方案。

 

LICHT: 展览策展人在整个设计环节担任什么样的角色?他对后续的展览有什么样的打算?

 

Prof. A. Schulz:: 通常情况下展览策展人不会介入展馆的灯光与建筑设计。遗憾的是,他们往往只能在展馆所有者后续策划该展馆具体展览时期才会进入项目。这对于我们灯光设计师来说,意味着我们需要提出一个具有充分灵活性的灯光解决方案,以满足将来不同类型展览、不同位置展区所带来的不同灯光需求。但也有一些例如位于柏林的旧国家美术馆(Alte Nationalgalerie),这些博物馆所有位置的展品都在一开始就是固定不变的,所以我们可以根据其不同展品的具体位置,进行长期固定的灯光概念设计。

 

 

巴伐利亚皇室博物馆,霍恩施万高

Museum of the Bavarian Kings, Hohenschwangau

Museum of the Bavarian Kings, Hohenschwangau

Museum of the Bavarian Kings, Hohenschwangau

 

LICHT: 根据规定,博物馆灯光设计需要有能力来满足后续不同的展览需求,需要预计后续展览的不同可能性。这意味着什么呢?

 

Prof. A. Schulz: 就拿施泰德艺术馆来做例子,艺术馆新建了一个用于临时展览活动的地下展示大厅。这个地下展厅的设计从一开始就明确了灯光设计需要具备适应各种类型展示区域的能力,这样才能满足艺术品以不同的方式呈现。 因此,我们使每一处天光拥有单独的智能控制能力。它们可以被单独控制从而满足每处天光下方展品对光线的不同需求。正是这样,通过智能控制系统,我们达到了其所需灵活性的要求。

 

LICHT: 在未来,灯光设计团队会面临更多关于灯光控制技术的能力需求吗?还是该部分将仍然主要由电子电器工程师负责?

 

Prof. A. Schulz: 在我们开始进行施泰德艺术馆的灯光设计工作后,我们很快就意识到这个项目中我们需要拓展对灯光控制技术的考虑。最后的结果表明我们的设计师完全具备对该项目复杂控制技术和系统的设计和具体实施能力。正因为我们发现目前越来越多的博物馆项目要求灯光设计师同时具备灯光设计及控制系统设计的能力,在我们的设计团队中,已经拥有了这样的设计能力。总的来说,灯具的数字化趋势以及智能灯具的大量使用促成了灯光控制系统不断深化。跟以前项目中灯光设计师只需要考虑将所有的灯具最终都连接到电器盒不同,目前的发展趋势则要求我们同时也要参与到灯光控制系统的设计和把控中去。

 

LICHT: 众所周知,施泰德艺术馆的灯光设计荣获了众多奖项。其中,我注意到在2013年德国灯光设计大奖中,该项目获得评委会日光设计奖。在这个地下展厅区域,灯光设计的新颖之处在哪里呢?

 

Prof. A. Schulz: : 虽然这个艺术馆的扩建工作在2012年年初已经完成,但它仍然保持着目前最前沿的设计理念和质量,这和我们的设计愿景和实施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现在仍然有不少博物馆希望采用借鉴我们在该项目中采用的灯光方案。这很大程度上受益于我们能够及早的参与到项目设计阶段。与此同时,我们也采用了市面上最先进的灯光技术。这个地下艺术馆不仅采用了对人工光的智能控制系统,而且结合了精密的基于多层日光过滤层的日光控制系统。这些日光过滤层由一个电子引擎对其进行操作,根据室外不同的日光状态,通过一个感应器来进行调控。但归根到底,这个项目的创新之处在于日光与人工光源的极为协调的转换以及其所营造的柔和氛围。目前流行的新词“可调色温白光”(tunable white)在我们当年的设计中已经有所应用:内置在天光开口内的,是两个单独的LED灯光系统。这两个LED灯光系统具有将色温从2700K暖白至5000K冷白光柔和调节的能力,其两者的结合可以使整个空间呈现多种不同的灯光色温效果。

 

 

施泰德艺术与文化博物馆,法兰克福

Städel Museum, Frankfurt am Main

Städel Museum, Frankfurt am Main

Städel Museum, Frankfurt am Main

 

LICHT: 我们知道在零售店项目中,对食物的布光很有学问。对不同颜色的食品,通过色彩倾向的聚光灯可以使他们看起来更新鲜更诱人。这种手法也同样适用于博物馆照明吗?比如Caspar David Friedrich 的著名油画 Arctic Sea 会因为灯光的原因让人感受到更冰冷的气氛吗?在博物馆照明中,灯光设计师对此有多大程度的操作能力呢?

 

Prof. A. Schulz: 你刚才提到的更偏向是美式的照明设计。有一些知名灯光厂家正在尝试根据不同色彩倾向的物体,研发具有不同光谱特质的光源应用。在实际中,艺术品的灯光表现取决于艺术学家对其做出的评定。一般来说,艺术品从古至今还是主要以日光照明所表现的视觉效果为基准的。对于现代主义时期,则更是如此。当然,我们的确可以通过比如增加光源蓝光成分来增强画作中冷色阴影气氛这样的灯光手法来使之达到不同的视觉效果。但在我们之前的项目中,基本还没有客户有过这样的要求。我们对博物馆灯光的总体设计原则是让整体展示空间充分凸显,并不是要对每一场展览进行单独的灯光设计。但这也并不代表着我们不关心局部细节的灯光表现力。我们的灯光设计会结合展区的建筑特性来提供功能性和美学性兼顾的灯光方案。

 

 

Darwineum动物博物馆, 罗斯托克

Darwineum Zoological Garden, Rostock

Darwineum Zoological Garden, Rostock

Darwineum Zoological Garden, Rostock

 

LICHT: 近年来在德国涌现出越来越多的博物馆。许多吸引眼球的特别展览鼓励着更多的访客前往博物馆艺术馆进行参观。可否请您对未来博物馆灯光和艺术品的展示趋势指点一二?

 

Prof. A. Schulz: 总的来说,我们希望以最自然最平衡的光线来进行博物馆照明。在博物馆的组成部分中,除了展示品,也包括适当的情景展示。现在越来越多涌现出所谓娱乐休闲艺术馆。在这些博物馆中,情景展示则吸引了大量的访客。相同的道理,例如在Heilbronn 的项目所展现的,博物馆设计也可以同时具有教育意义。在这样的项目里,情景设计和戏剧化的灯光气氛则成为了整个设计概念的组成部分。

 

 

MUCEM – 欧洲与地中海文明博物馆,马赛

Mucem Musée, Marseille

Mucem Musée, Marseille

Mucem Musée, Marseille

 

LICHT: 放眼全球,博物馆的建筑造型层出不穷...

 

Prof. A. Schulz: 这是毫无疑问的。比如波斯湾阿拉伯国家,他们凭借着自己的实力及财力,倾向于建造具有特色的大型艺术博物馆。我们目前正在进行由Jean Nouvel 设计的卡塔尔新国家博物馆项目的灯光设计。在这个项目中,即使是世界顶尖的结构施工单位,也很犹豫是否有足够的能力可以确保实现Jean Nouvel前所未有的大胆建筑设计。仅仅是寻找愿意承担该博物馆建筑施工的单位,就花费了整整两年的时间。整个建筑隐喻了沙漠玫瑰,以及在玫瑰花瓣中的黏土沙尘。这栋博物馆的空间设计已经成为了整个展览的一部分。比如说没有一处垂直的展示墙是与水平墙面相连的,整个博物馆空间的结构设计对普遍视觉体验提出了挑战。所有的墙壁,都是或弯曲,或倾斜,或合并着的与上方拱顶相接。由于所有的墙面都无法用于展品展示,这对于灯光和情景设计来说都具有极大的挑战。

 

 

国家博物馆,卡塔尔

National Museum, Qatar

National Museum, Qatar

National Museum, Qatar

 

LICHT: 如今的博物馆建筑本身越来越有特色,也越来越吸引人眼球。这对博物馆灯光来说,意味着什么?

 

Prof. A. Schulz: 西班牙毕尔巴鄂的 Gehry's Guggenheim 博物馆的成功向我们展示了博物馆建筑本身所具有的市场营销能力。这代表着更生动更具有表现力的博物馆建筑是被人们所认可和喜爱的。在过去,博物馆建筑侧重在中立的展示空间气氛,而如今的趋势则是如何通过灯光,在表现展品的同时,表现建筑本身,将建筑本身也带进整体的展示气氛中。

 

LICHT: 十分感谢您的采访

 

作者:本采访由Andrea Rayhrer进行报道,斯图加特

 

Im März dieses Jahres fand in London die Preisverleihung des Illumini Infinity Award statt. Das Programm würdigt kreatives Schaffen von Lichtplanern, und wir konnten gleich zwei Ehrungen entgegennehmen. Erneut wurde das Städel Museum (schneider + schumacher mit Kai-Otto) mit einer Auszeichnung „Winner Silver“ in der Kategorie Kultur-Bauten prämiert.